•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聊城人文

邓钟岳“字压天下”

时间:2016年06月07日 作者:高文秀 来源:聊城理论在线 点击: 字体:

邓钟岳(1674-1748),字东长,号悔庐,康熙十三年(1674)生于聊城县城,属东昌卫军籍。康熙六十年(1721),邓钟岳应考殿试,因其楷书劲挺秀美,其殿试试卷被康熙御批为“字甲天下”,一举夺得进士第一甲第一名。为了表达其对聊城的贡献,邓钟岳被誉为聊城的贤人,入聊城七贤堂。

刚直断厚 操行方正

邓钟岳谨慎守礼,并乐于扶植后进,劝学励品,不汲汲于名利之争。因此人们对他倍加赞许。他任江苏学政时,曾刊印《近思录》和《白鹿洞规》等书,以阐述宋代理学家朱熹的学理,教诲求学的士人。任礼部侍郎时,以清廉自持,屏谢一切无谓的陈规旧习。他按照伊川先生当年的分年读书法教授诸生研读经学,亲自面试,认真督理。他对所应尊崇的礼乐仪注也十分重视,迭次奏请循古法,不容紊乱。又论为政之道第一要正风俗,杜邪恶。他的建议得到皇帝的赞许和采纳。他既不阿权附势,也不随众苟同。他所举荐的人,如左都御史梅谷成,通政使雷宏,都是名闻当世的正直人物。在浙江时,他常训谕诸生说:“耻”字是明辨羞恶之心的关键,象谄附势要,标榜权贵,无谓的歌颂,因小事而使亲骨肉为仇隙等作为,还讲什么耻呢。如果按照小学集注的外篇一条去体察认识,那就明白了许多道理,心平气和,绝对做不出不规矩的事来了。他十分欣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为此手书北宋哲学家周敦颐的散文《爱莲说》挂于厅中,以明心志。


邓钟岳“字压天下”


大兴教育 重视育人

他在教育方面推崇程朱理学,在任江苏学政期间,刊《近思录》、《白鹿洞规》等书训士。《近思录》、《白鹿洞规》都是南宋朱熹编撰,《近思录》是朱熹与吕祖谦同撰,摘录了北宋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的言论,而《白鹿洞规》则是朱熹在任南康军守时,讲学于白鹿洞书院而制订的学规。邓钟岳以此二书育人,是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的。在浙江时,尝训诸生以耻为羞恶之本。“干谒标榜,颂辞连篇,或因细故骨肉成隙,耻何在焉?”入能于小学外篇,逐条体认,自然心平气和矣。他曾说:“学孔子而不由朱子,犹舍车登陆也。”在任礼部侍郎后,屏谢一切供顿旧习,依程氏分年读书法令诸生治经,各置一簿,朔望会讲,互相讨论。治一经毕,教官以名闻按试时面叩之。他倡导的这一学以致用的观点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仍不失为遵循的道理。“至今粤人颂学政者,必为称首。”(《聊城县志》)。邓钟岳以批文巧断兄弟分家案的故事更被民间传为佳话。邓钟岳从入仕以来,所历官职(除太常卿专司祭祀礼乐外)都与教育有关,直至礼部左侍郎。可以说,邓钟岳为官一生都是从事教育事业。正是如此,他深得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皇帝的赏识,考取状元的第二年即充江南主考官,入朝十二年即升任内阁学士兼礼部左侍郎(从二品),主管全国的教育事业。

酷爱书法 字压天下

少年时已练就一笔好字。相传当年邓钟岳进京赶考,殿试结束,名列前茅。主考大人将前十名的优秀答卷呈送皇上,请皇上钦定状元、榜眼、探花。康熙看过邓钟岳的考卷,觉得他的文章并非特别出色,但那一笔字写的特别出众。老皇帝登极60年,满朝文武、学士文人写好字的可说是车载斗量,但是真要找一名能好过邓钟岳的还真没有。皇上越看越爱,提起御笔,在邓钟岳的卷子上批了八个字:“文章平平 字压天下”,并点了他头名状元。至今其“飞笔点云脚”、“南使求书”、“和尚骗字”等故事,仍流传于聊城民间,他的不少墨宝留存至今。最著名的是城内万寿观三清殿内的“阆苑瀛洲”四字及东西两壁所的“龙”、“虎”二字。“龙”、“虎”二字均高丈余,笔走龙蛇,富有气势,令世人赞叹,人称“每见之,咸称仙景”。聊城的标志性建筑光岳楼,楼的东面,白底黑字的“太平楼阁”匾十分醒目。其上温雅而又遒劲的字体,也出自邓钟岳之手。


邓钟岳“字压天下”


邓钟岳“字压天下”


恪尽孝道,严谨持家。邓钟岳祖上,自明代即显,有“一门九将军”之荣,其曾祖、祖、父又从文为官,使他深深受益于家教之严。邓钟岳十分孝敬。父病,恶闻烟草气,遂终身不忍。由于其父亲邓基哲操劳过度,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逝世(卒年四十七岁),是母亲含辛茹苦,将其兄妹九人抚养成人,四男皆登科举第。由于其在家中为长,理应替母亲分忧,所以他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考取举人后,下决心放弃了四科(12年)会试的机会,一等就是十二年,在家操劳家务,对弟弟妹妹,他既是好兄长又是严师,“御待诸弟甚挚,督课亦不少宽”,使三个兄弟都考取举人。在母亲去世后,他亲撰碑文《祭母碑》,以示其对母亲的缅怀之情。


名门望族 奇闻流传

“东昌五大家,任邓朱傅耿。”这句话在聊城流传已久。由于邓氏家族是聊城的名门望族,所以,关于邓氏家族特别是状元邓钟岳的传说奇闻轶事很多,现摘录几篇。

智讨欠款。清朝乾隆年间,由于聊城是著名的商品集散地,来聊城做生意的人非常多。有一年,滕县来了一伙贩卖绿豆的邓姓商人,将绿豆粜入聊城的一家粮店,但粮店就是不给钱。转眼几天过去了,绿豆钱没讨回,这些商人的盘缠也将用尽,住店的钱也无法支付,陷入了绝望。后来,店家指点说:“你们既然姓邓,天下一笔写不出两个邓字,你们不妨去找一下当朝的邓状元,请他给你们帮忙。”

他们此时已走投无路,就听从了店家的指点,因此就找到了状元府,试探地恳求邓状元出面帮忙要回欠款。由于状元当时有事外出,没有在家。管家出面接待了他们,问清原由后,说一定将此事向状元禀报,让他们回旅店休息,静听回音。当晚,状元回来后,管家把此事做了禀报。状元听后沉思片刻,然后命管家带着家人手挑状元府的大红灯笼去了旅店,说明来看邓氏家的人,引起了旅店一片轰动。店家随即将此事告诉了粮店的掌柜,第二天,粮店掌柜就将所欠绿豆款如数归还。滕县的这些邓姓商人为了报答状元的恩德,在滕县老家为状元邓钟岳树立了一个旗杆,并保存至今。

此事虽然已经过去二百多年,但邓状元帮人智讨粮款的事在滕州一带传为佳话。前几年滕州来人时提及此事,仍念念不忘。

高夏蔡田。雍正年间,状元任江南主考官。南方的举子看不起北方人,状元从他们的眼神和表现中有所觉察。临考前,吩咐从人在考场院内的菜畦里立了一根杉篙,便端坐在太师椅上不声不响。

众举子看主考官这么长时间不出题目,便知道得罪了主考大人。于是,一齐跪下请主考官出题。状元说:“你们徒自作聪明,题目早已出来了,你们为什么不作呢?”众举子目瞪口呆,只见状元指着菜畦里的杉篙说:“这就是题目!” 众举子仍不明白,再次跪倒在地,请主考大人明示。状元说:“难道你们连《百家姓》都没念过?……这不是‘高夏蔡田’吗?”(“高夏蔡田”是《百家姓》中的一句,是“篙下菜田”的谐音。)从此,这些南方举子再也不敢那么傲慢了。

飞笔点“雲”脚。一年,状元邓钟岳回聊城探亲,适值维修光岳楼。府、县的官员欲请他题一块匾,特备酒宴相请。为家乡做事义不容辞,邓状元欣然接受。酒喝的差不多了,笔墨香砚也早已备办停当。邓状元略一沉思,然后提笔一挥而就,“就日瞻雲”四个大字赫然入目。众人观罢一齐喝彩!

鼓乐吹打,鞭炮齐鸣,大家兴高采烈地将匾悬挂在了光岳楼西面第二层的正中间。

邓钟岳扬手一指匾额,向众人问道:“诸位看这四个字可有不妥之处否?”

大家抬头向上仔细一看,还真看出了毛病!

原来“就日瞻雲”的“雲”字下部的“云”少了一点,成了“亡”字。

毛病虽然看出,但却无人肯讲。因为看的人虽多,有的官卑职小,有的只是平头百姓,以他们的身份,都够不上挑状元公的错字。

就在大家发呆装傻之时,忽见人丛中跑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大声说道:“状元爷写的那个‘雲’字少了一点!”

邓状元一听,笑呵呵地说道:“好孩子,果然是少年人眼力好,是少了一点。咱们这就补上这一点吧。”

众人一听,就乱哄哄地要抬梯子上楼摘匾,好让状元补上一笔。

邓钟岳止住了大家,抓过刚才写字用过的大笔,奋力往上一甩,就见那笔如飞直上,只听“啪”的一声,笔点落在“雲”的右下方,随着微微一顿,笔就掉了下来。再仔细看时,少写的那一点已完美无缺地补上了。

人群中顿时喝彩声四起:“了不起!状元飞笔点雲脚!”

现在那匾仍挂在光岳楼西面二层的正中间。不过已是复制的了。

注:光岳楼西檐下,悬有“就日瞻云”匾为清代史学家解岚题。悬于二楼东面檐下的“太平楼阁”匾为邓钟岳题。

断家务案。清朝康熙年间,江西蒙南地方,出了两个同朝为官的弟兄。兄长沈仲仁,官居翰林院学士;弟弟沈仲义,任户部郎中,一时沈家门庭十分显耀。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兄弟二人转眼到了暮年,便双双告老还乡同归故里。兄弟原出身豪门,又为官多年,积蓄颇丰,本应无财利之争,共度富贵晚年。可不料归里不久,便因家产纠葛而产生嫌隙,并发生口角,以致发展到俨偌仇敌,进而打起了家务官司。

“清官难断家务事。”官司打到蒙南县衙,这可把县官给难坏了。他深知沈家兄弟的城府,既不敢得罪沈仲仁,又不敢得罪沈仲义,只愁得他食无味,夜难寝,终日一筹莫展。正在他为难之际,这天忽然闻报东昌府新科状元邓钟岳钦命巡查来到蒙南。这县官虽然焦愁在心,可闻听钦差到此,哪敢怠慢,便赶忙出来迎接。县官将钦差迎至县衙,施礼已毕,在叙谈中,钦差邓状元见县官面带愁容,似有心事。正欲启问,忽听外面堂鼓山响,吵闹声声,一阵骚动。县官一听,知道又是沈氏兄弟前来吵闹公堂,不禁脸上渗出了汗水。心想,这下坏了,如今朝廷钦差在此,他们来此一闹,倘若责我不能秉公断案,岂不丢了前程!邓钦差见知县如此诚惶诚恐的样子,便问外面到底出了何事?县官无奈,只得把沈家兄弟家务一案据实禀报,并连连请钦差大人恕罪。不想,邓状元不但没有责怪知县,反而轻轻一笑,说道:“小小家务之争,何须为忧,待我与你断来。”知县一听,如大难得救,一边跪地拜谢,一边忙吩咐公差,立传沈家兄弟上堂听审。邓状元摆手止曰:“此案不必公堂面断,让沈家兄弟在外等候,我批书数言可矣。”

县官忙令沈家兄弟在外恭候,等待钦差大人断案。邓状元挥笔写就批文,遂让公差贴于门外。在门外恭候的沈家兄弟,听说钦差大人为家事一案亲自写下批文,都急忙上前观看。只见批文写道:

“鹁鸽呼雏,乌鸦反哺,仁也;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义也;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网罗以为食,蝼蚁塞穴而避水,智也;鸡非晓而不鸣,燕非社而不至,信也。禽兽尚有五常,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得乎?以祖宗遗产之小争,而伤弟兄骨肉之大情。兄通万卷应具教弟之才;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沈仲仁,仁而不仁!沈仲义,义而不义!有过必改,再思可矣!兄弟同胞一母生,祖宗遗产何须争?一番相见一番老,能得几时好弟兄?”

兄弟二人看过批文,一个个感动不已,泪流满面,悔愧交加,当场抱头痛哭,积恨顿解,兄弟情好如初。此案也由此未断而结。

后人为赞扬状元邓钟岳批文巧断家务案,曾写词颂扬道:

家务案,清官难断,愁煞那七品知县。

邓状元,一手批文惊腐顽,冰解沈氏案。

世代相传扬,千秋为美谈!

另外,邓状元的批文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聊城还被编入当时的小学课本,供学生学习。现在有些八十岁左右的老人提起此事,还能背诵批文的全文。此批文中蕴涵的“仁、义、礼、智、信”哲理在那一代人中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


邓钟岳“字压天下”


邓钟岳“字压天下”


邓钟岳“字压天下”



  (作者单位:聊城市教育局)


上一篇:陈昆麟:诗佛王维在聊城
下一篇:“风从运河来”2016全国网络媒体聊城行活动正式启动
(作者:高文秀)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