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聊城人文

千年乐宝尺八 重现聊城故里

时间:2016年06月23日 作者:吕晓磊 来源:聊城晚报 点击: 字体:

最近,一首名叫《清平月夜》的乐曲音频在朋友圈火了起来,曲子听上去“如泣如诉,如怨如慕”,非常有穿透力。

这首曲子的创作者是聊城大学音乐学院党总支书记的刘哲,演奏使用的乐器叫做尺八。尺八的声音可高可低,音色可脆如银铃,也可细腻如丝,要求吹奏者有相当的把握能力。


一枚本土失传东瀛流行的遗珠

“尺八”这个名称,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是很陌生的,但在盛唐时代的乐府和宫庭乐舞中,却是重要的乐器之一。顾名思义,尺八的标准长度是一尺八。据了解,这里的尺是唐朝的度量单位,跟现在的尺有所不同,一尺八大约是现在的56厘米左右。尺八在唐代是极其盛行的,在中日往来日益频繁的时期,它被作为艺术瑰宝和友谊象征传入日本。

根据史料记载,从圣德太子开始,日本就派“遣隋使”和“遣唐使”到中国来,在天武天皇时代,曾邀请中国专家到日本去传授音乐文化:在当时的天武天皇的宫中,就专门设有包括尺八师在内的唐乐师十二名,为日本培养了三十六名唐乐生,其中就有专门的两名尺八生。当时传入日本的尺八并不流行于民间,它仅以其“高贵的乐器”的身份,用于宫廷雅乐之中,或者仅作为显赫人物的玩物,现日本著名的奈良正仓院完好地珍藏着唐代传人日本的尺八。

墙里开花墙外香,现在,尺八是日本最为普遍流行的吹奏乐器之一,成为日本传统音乐文化的典型代表。


一个被世人忽略的尺八故里

《中国音乐辞典》中有以下说明:“尺八,古代吹奏乐器。唐代已出现,相传吕才善制此器。”“唐代已出现”一语,并没有把尺八出现的具体时间说清楚。善制尺八的吕才,是隋唐时期人。《旧唐书·吕才传》中提到:“贞观时,太宗诏侍臣举善音者。王硅、魏徵盛称(吕)才制尺八,凡十二枚,长短不同,与(乐)律谐契。”这是尺八最早的出处,由此可见,实际上尺八这种乐器,唐代之前就早已存在,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唐以前叫笛,唐代始有尺八的称谓。尺八,经吕才定为一尺八寸,并成为唐朝雅乐的主要演奏乐器,吕才也因此被尊为尺八之祖。

吕才,博州清平(今高唐县清平镇吕庄)人,出生于隋,成名于唐。吕才学识渊博,通晓天文、地理、医药、制图、军事、历史、文学、哲学乃至五行等多种学问,尤长于乐律,并且大都有专门创作。创作并谱曲《功成庆善舞》(后更名为《九功舞》)、《七德舞》(后更名为《秦王破阵乐》),之后又创作了《上元舞》。不久便传至日本、印度等国,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现今,齐鲁乐团、陕西省歌舞剧院以及日本的艺术团体,仍在演奏《秦王破阵乐》和《上元舞》等。千余年来,吕才及其《秦王破阵乐》等歌舞曲,一直受到史学界、音乐界的重视。

我国宋代以后,箫笛等乐器逐渐取代了尺八的地位,逐渐不再使用,而尺八在日本却得到了更广泛的流传。目前在日本流行的五孔“尺八”,则是日本镰仓时代(南宋诏熙二年至元朝至顺元年)由日本普化宗的禅宗和尚觉心来中国杭州护国仁王禅寺学禅期间,向同门居士张参学习吹奏的尺八,他回国时带回了尺八及《虚铃》和《虚空》 等尺八曲,同时还带回了四名善吹尺八的居士,其中一人是现在的济南人氏。后来,觉心在日本创立普化宗,传授尺八技艺,将尺八吹奏融入修禅。

正因为如此,杭州的护国仁王禅寺被尊为是尺八的祖庭,几乎每年都会有日本的演奏者赴杭州寻根认祖、祭拜祖庭,但那里只是将中国尺八传去日本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吕才的故乡高唐,才是尺八真正的故里。


一份锲而不舍的尺八情缘

刘哲现任聊城大学音乐学院党总支书记,多年来一直担任学院多门专业理论技能课的教学,同时也是一位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音乐人。

因为自己学习的是民族吹管专业,刘哲在上学的时候就知道尺八这种古老的乐器,因为尺八在日本大为流行,他还一度以为尺八是日本的乐器,不知与中国有渊源,直到2008年,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得知尺八不仅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而且聊城在尺八发展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地位,尺八的故里竟然还是自己的出生地高唐!

于是他开始研究尺八,寻找关于尺八各种文字、视频、音频等资料,对尺八越了解,刘哲越觉得心痛可惜,越觉得应该让尺八这种古老的乐器在故里发扬起来。“在尺八的故乡竟然无人会吹奏,这真是大大的遗憾”,于是他开始学习演奏尺八。

据了解,国内真正能熟练演奏尺八的人少之又少。为什么不会吹尺八?暂且不谈历史断层的社会因素,仅就尺八本身这一乐器而言,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了。据说“尺八是用竹子制作的,对竹节、粗细、开孔、每节的长度都有着非常严格和精准的要求,选材非常困难,一万支竹子里也只能选出一两支。”这样的竹子至少需要长5、6年时间。而且找到这样的竹子,不能烤,只能靠自然风干,又需要好几年。制作也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所以,其价格也自然很高。“目前国内很多乐器厂开始尝试制作尺八,但因为失传太久,和我国古代的尺八还是有差距。”

但越是困难重重,刘哲“要吹好”的意识越来越强,现在,不论多忙,每天他都要坚持练习三四个小时的尺八,“尺八距今已超过1300多年,它和古琴齐名,更是唯一一个起源于聊城的大雅古乐器,只有坚持把技艺练好,尺八才有传回来的希望”。

刘哲除了苦练尺八的演奏技巧,还在创作具有中国传统音乐特色的尺八曲,《清平月夜》就是他最新的创作曲目,之前根据古曲改编的《渔舟唱晚》和《耕莘钓渭》也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

创作更多具有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特色的尺八曲,录制一张中国尺八曲目专辑,是刘哲的一个心愿,对于这张专辑,刘哲很有信心:“尽快让这张专辑面世,让更多的人听到属于中国的尺八曲,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是我的责任,叶落归根,让尺八重新在吕才的故里安家!”




上一篇:山陕会馆:收支碑上看诚信
下一篇:布茂岭:孟母赋
(作者:吕晓磊)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