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艺术家风采

文化自信与艺术自觉——以当代书法审美与批评为视角

时间:2019年03月29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多元化的审美语境使当代书法的审美“背反”现象恐怕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严重,其中“丑书”与俗书的审美纷争以势不两立的姿态相持不下,集中反映了书法审美诉求的巨大反差。尤其是圈内的审美争斗,不仅总让书家蒙生失却知音的烦恼,更有可能导致书法文化自信的逐渐迷失。从增强民族文化自信的视域审视这一现象,与其抱怨大众审美层次偏低,不如说书家对艺术的自我认知和艺术规律的把握引导需要有一个正确的定位。没有这种艺术自觉,很难产生笃定的信念和探索的勇气,更无法奢谈建立对民族文化的自信。

艺术欣赏作为欣赏者与艺术家的心灵对话,赋予了自身以较强的主观性,所以对作品出现争鸣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因为真理总是越辩越明。但是,争鸣的结果和效果则取决于艺术家对艺术的自觉与自信。书法审美诉求的差异虽然与审美客体的高度抽象性不无关系,而审美主体由于艺术自觉的偏差而导致审美自信的缺失,则是问题的关键。当代的艺术批评家总是诟病艺术批评或者隔靴搔痒,不能鞭辟入里、直陈痛处,或者打棍子、扣帽子以排除异己、推销自己,问题的实质不仅仅是学术水平的层次高低,更在于批评出发点和批评高度的把握。宋代苏东坡有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提出了一个关于艺术“自觉”的哲理性问题,这就是,人为什么不能透视假象从而得到正确认知?是因为看问题的角度和高度存在局限。王安石诗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则对此作了形象而有意味的注脚:能识“庐山真面目”而不怕“浮云遮望眼”,是因为自身具有更高的站位和广阔的视界。这实质是回答了一个怎样才能“自信”的问题,与唐代诗人、书法家虞世南咏蝉诗句“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所蕴含的道理如出一辙、异曲同工。

对艺术作品的批评就像法官对案件是非曲直的判断,需要突破“当事者”谋求的“语境”,以一定的高度审视之。艺术批评的高度与其说是学识的广博和专业的精通,不如说是艺术境界的超脱,这种超脱的实质并非要求批评家一定具有比艺术家高超的创作水平,而是能够跳出“此山”,完成对批评角度和角色的调整,表现为对审美主体局限性的超脱和对审美对象规律性的揭示。自身没有更高的站位和广阔的视界,意识不到真理的相对性和主体认识的局限性,固执己见,只看到自己院子里那“四角的天空”,凭自己的一孔之见对不理解的观点和问题全面否定或一棍子打死,其实无异于坐井观天,不仅不是真正的自信,而是内怯、虚伪和不自觉的表现,一旦被“浮云遮望眼”,不见“庐山真面目”,其艺术主张自然是痴人说梦、盲人摸象了。

对传统文化的自信来自于对博大精深、浩如烟海的民族传统的深刻理解和学习体悟。《老子》云:“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一个严于解剖自己的人,往往是有自知之明的。但人要做到这一点,往往是比较难的,解剖别人易,解剖自己难;批评别人易,批评自己难。真正的自信是发自内心的坚定而不是嘴边的空谈,不是半瓶子醋才会发出的自吹自擂的声响,不是无知无畏、夜郎自大式的盲目自信,更不是鲁迅笔下“阿Q”那种自欺欺人的精神意淫。对书法家和批评家来讲,书法文化自信是建立在对艺术传统的深刻认知和对艺术规律的总体把握上。换言之,坚定文化自信的前提是艺术的高度自觉,这种自觉乃是对艺术的自知而不是自欺。

艺术的自觉首先要有从艺的胸襟和眼界。王国维的“读书三境界”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在王国维的三境界中,王国维并没有把埋头苦干,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放在第一位,而是强调要有执着的追求,登高望远,瞰察路径,明确目标与方向,把“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放在第一位。对于书法艺术而言,首先要明确书之所以为书,找准自己的艺术定位。只是低头拉车而不能抬眼望远,总是闭门造车而不行路远方,终难避免因妄自尊大而导致孙过庭所谓“自矜者将穷性域,绝于诱进之途”的境地。

毛泽东同志有一诗句“风物长宜放眼量”,这是作为一代政治家、诗人、书法家,以独到的眼光对事物认识方法的深刻总结。对于书法艺术而言,书法家更需要解放眼量,其中蕴含着技法上对眼力的锤炼,即“拟之者贵似,察之者尚精”的深度;认识上对眼光的培养,即“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风规自远”的雅致;见识上对眼界的提升,即“傍通点画之情,博究始终之理”的境界。放开眼量,做到“不畏浮云遮望眼”,避免那种“既昧所见,尤喻(谕)所闻”的狭隘认识,对于开阔书家胸襟,提升当下书法创作与批评的境界,建立起对民族文化的真正自信,显然具有深远意义。

 

作者简介:

徐光普,字悟明,号三省居士,别署半坡居,得一斋,1968年生,山东聊城人,一级法官,中国法学会会员、山东省企业破产与重组研究会理事。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聊城市书法家协会理事、聊城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莘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5年开始学术研究,在《书法报》、《美术报》、《中国美术报》、《中国书法报》、《中国文化报》、《书法》等报刊杂志及有关媒体发表书评、时评、技法、美学等理论文章30余篇,多次应邀出席国内书法学术会议并发言。为2016年聊城市首批签约艺术家。

通讯地址:山东省莘县政府街东首,法官公寓3号楼1单元301室,邮编:252400,手机13969567878,18596351853,电子邮箱:qp108db@163.com


上一篇:《中篇小说选刊》转载留待中篇小说《左脸上的耳光》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