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作品展示

杜立明:乡村小纪

时间:2019年09月16日 作者:杜立明 来源:聊城文艺网 点击: 字体:

峨庄纪


一年四季都有无数的画家来

把这里的花草树木带到四面八方

 

不断有户外的队伍,穿行在山腰

有人大声呼喊像要把午睡的山叫醒

 

偶尔会有诗人扮作流浪汉

其实,来到这里的都成了诗人

 

这里的寺庙简单像个农舍

山神来到这里,一日三餐不会挑剔

 

这里,远离尘世。河流和山泉

桃花和飞鸟也都能听懂彼此

 

这里的星星每天沐浴之后上岗

夜空像热闹的集市

 

过去和未来都安静下来

在这里,孤独干净而又神圣

 

它像雪满山野之后

依然挂在枝头的一颗通红的柿子

 

街角的磨盘因为衰老而停下

我也是,奔跑的石块因衰老而静默

 

总有一条隐秘的小路通达山顶的高台

是山就耐心等待,闪电将会睁开你的眼睛

 

龙堂纪

 

是谁在这里搭建了第一座石头房子

第一次升起炊烟

一定也有第一个葬礼

把祖先种在朝阳的山坡

顺便也种上一片树林

明朝在这里开始

村子中间的那棵大槐树比我们的祖先

来得还要早

它第一个发现了这里,占领了这里

它老迈的枝条存储着祖先的气息

如今的年轻人陆续迁徙

大槐树不走,两个年老的妇人

在我们来的时候还在推着石碾

一点点研磨着时光的豆子

是什么让我们老去

仅仅是时光吗,还是思念

最好在黄昏来,山村和你一起飘起

你好像脱离了自己

像炊烟若有若无般孤独

如果在这样昏黄的石板巷子里

遇见一位美丽的女子

你一定假装不知道

她是一匹狐狸变的

在龙堂,我开始相信蒲松龄讲的故事

开始相信庙里住着山神

那寂寥的天空中飞来飞去的

一定是神灵的信使

 

西厢纪

 

季节安排好了雪的白色

在山村的背荫处,关公庙的前面

我们走过风

像走过我们自己的身体

我们都是带着一台大戏出来流浪的

演出者自己哭了

这不是那一个西厢,可我宁愿相信

那些唱词和这些石头

姓崔的那个女人更改了名字

学会博山的方言

今天下午,时间静止了一下

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

这个世界没有不同

 

山村和夜色把我们关在门外

里面,一定有人等我们敲门

大雪之夜

谁在归来,谁又在等待

 

每次来这里我都像失去了什么

我想起王羲之说的最后那句话

我们只能游离在时间之外

安于虚无的存在

 

很多房子被拿走了骨架

只剩下石头的沉默

荒凉的野草努力填补留下的空白

夜里,一定有另外的世界

 

像这些不能到处流浪的房子

我们到后来让自己空着

风和夜莺进来又飞走了

白色的帽子挂着

一开始我们就迷路了

换了一座又一座的的城市

都掩盖不了内心的失落

最后,我们反而喜欢让灵魂在文字里

躲着,学习石头

 

西厢,不管说的是哪一个

都离我很近

美丽的女人都不愿意老去

于是,一个一个藏在爱人的文字里

像朵桃花,在风里摇曳

 

 

 

 

 

 

乐疃纪

 

我来的时候黑夜封路

大山躲起来了

我像个几千年前的不速之客

闯进佛的内心

书里的狐狸像黑夜诡异的心跳

猫头鹰让我们知道夜晚活着

一匹黄鼠狼让夜晚站立起来

我的灵魂丢了

 

借这个山村的一间校舍

读聊斋志异,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动一下

如今,狐狸不再变成女人

树叶落下来的声音比以前轻了

 

也许,每块石头都还记得雪的温度

记得似曾相识的秋天

熟悉的声音相继远去

山村落寞,乃至喉咙嘶哑

请原谅我们的老去让你如此伤心

原谅我们对你的眷恋,黄昏消隐

 

我还没有看清你

今夜,这几乎是最好的

我们在不存在的那个梦里上升

槐花开放,一匹枣红色的马缓缓而来

不需要说什么

你就在那里,像一个句子

我们是石器时代的男女

男人像野鹿一样飞奔了打猎

女人在家里生儿育女

 

月亮,这挂在树枝唯一的灯笼

我们固执地相信那里面有个忧郁的女神

三只脚的乌鸦是个英雄

弓箭是男人身上最好的饰品

没有神话的世界如此可悲

我们,终于失去了我们

 

今夜,我决定重回那个时代

建造一个自己的山村

假扮个书生苦读,狐狸

还可以变成女人

我还可以做个旧石器的猎手

风一样,满怀不安分的雄心


上一篇:杜立明:再回阳谷辛庄
下一篇:廖无益:故国的颜色
(作者:杜立明)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