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作品展示

诗评 | 王秀红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时间:2020年05月19日 作者:聊城市文联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文/王秀红

诗评 | 王秀红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必须忍住,必须克制些,等风风雨雨一遍遍刷新又一遍遍泯灭淹没,必须像一块石头保持沉默,在时间的流水中接受风蚀和碎裂,敲打与消失。必须在无声处经过一场大雪的洗礼,在漫长的疼痛中迎来春天,雪从一次洁白的飘落变成水滴,直到融入草根,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读了诗人弓车《童话的结局》(外二首)之后,扑面而来的镜像和感受。诗人正是在这种极度的克制与隐忍中剥开诗意的内心。好的诗歌是从心里流出来,借一首诗的推动力,开启一次精神之旅。
诗人在《童话的结局》一诗的开始就将读者带入了一个迷人的童话世界,那些满树挂满的“星星”,“童话城堡”里的“蝴蝶”以及代表着诗人诗歌地理的“西河”,幻化而成的“白云”都是那么洁净,不染尘埃。这些根深于诗人心底的童话王国,一旦走进去,便让人流连忘返。这些镜像的反面就是真实的现实世界,在这个喧嚣的人世间,我们的精神遭遇过多少次绑架,又在现实的碎玻璃中跌倒,流了多少血,似乎真的无法说清楚。太多的无常成为有常,我们的生命无法挣脱于宿命,我们的生活在大型的机器里无法置身于传送带之外。有时候,我们忙成一个陀螺,无法将脚上的泥泞冲洗干净。刀伤和剑伤均在心口,无人能知。我们说不出生活里的鸡零狗碎和焦头烂额,但心里面都有一个永动机让生命开花。诗人诗中描述的童话中每一个事物都在时光里磨砂的浑圆,像不舍得花掉的碎银。这童话里的生命体无形中承担着人类命运,抵挡从多维时空射来的箭簇,让灵魂在此诗意栖息。这是一个无法用词语来命名的高度的精神世界。所以,那些“蚱蜢、瓢虫、蚂蚱”成为他的“御林军、仪仗队”而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生命体蓬勃,富有质感与活力。注入诗人笔下的时候,这些生命从胸腔里跳出来的时候,姿势是神勇的,手上也许还拿着刀和盾牌。那个豌豆公主一定更熟悉王宫,住在更深也更柔软的地方。除了春天,豌豆公主大概不知道有另外的节气。你要穿过层层迷宫才能找到她。“粉绿色的爱之梦”轻轻地就可以击碎冬季的寒冷。这些都是深潜入诗人生命深处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便告诉你的。或者说,这是一张底牌,是光源,在生命之上的存在。对抗着来自生命里的劫难和缺失,是一个不会飘散的梦。这种浪漫情怀与诗意表述也让他的诗歌有着很好的辨识度,从而形成其独有的精神坐标。
这个童话,以及童话里所有的生命体都在与现实世界保持着距离和通道。给予诗人走在路上不断转身和返回的瞬间。尽管这首诗一开始诗人一直强调“曾经”为下文埋下伏笔,可两个自然段之间感觉还是出现了一个断层,不单是因为五十年时间的跨度。这个断层仿佛是一个银河,跨过去要忍受疼痛感。什么样的手指在触摸留白处,发出难以明状的颤抖?
你无法质疑童话中生命体的存在的真实性,有诗句为证:“秋风的手给枣子一一披挂上了红袈裟/我的童话城堡由杜甫的一根根茅草铺就/西河的水浊了,是我写诗的墨汁/然后干涸了,现在我的诗句全是泥沙/也不押韵,也不对仗,像云一般”从此可以看到这个童话世界里的生命体因为保持的通道与现实发生了必然的联系。这个深潜入诗人内心的童话世界因为这难以明状的疼痛感让我们看到了它与现实世界的通道正是诗人的筋骨和血脉。这疼痛感见证了童话中的生命体是不断生长的,与时间同步,有呼吸和心跳,也有温度。诗中细节之处更彰显其生命力。随着诗的自然推进,不得已读者还是看到了不忍看到的—幕:“我现在真的是王,独自为王/没有一名仆役,也没有一辆金马车/看到一只蜗牛新郎去迎娶豌豆公主”写出这些诗句,我想是要克服痛感并有锐利的目光正视现实,坦然面对的。这不是对童话世界的颠覆,恰恰相反,以此让这个世界更真实。是诗人在做背水一战,是责任与担当。
没有什么力量能撼动一颗诗心,这豢养在身体里的生命体,是天赐的强大的核心和底盘。整首诗一波三折,读者就在不得已要沉入一个“谷底”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也就是这首诗的结尾——“我志愿做了他的赶车人,扬鞭,嘚!驾!”大概好诗都会让读者经历了一次阅读的危险,再感受绝处逢生的喜悦。这对诗人和读者都是个考验。作为“赶车人”重新走进童话世界,还听到“嘚!驾!”的声音,诗意横溢,漫过了山峦和草地,漫过了茫茫人世……
走进诗人的童话世界,走进诗歌这个精神的原乡。有痛感,有温度,感动于诗人在诗歌与现实中的穿越往返,守卫一方童话,痴心不改。入现实则通,出现实而化,至高至远至诚。一切仿若神启。

诗评 | 王秀红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附:
童话的结局

文/弓车

 

我曾经将满树的枣子当作星星

曾经跟随一只蝴蝶去了童话城堡

曾经以为我小村庄西边西河的上游

就是一尘不染的银河

曾经放牧的三只羊被宰杀了

我却始终认为是化为三朵白云飘到了

天上。曾经编柳条当王冠

收割后麦田里的四脚蛇、蚱蜢、瓢虫、蚂蚁

都是我的御林军、依仗队

曾经不敢剥开一枚豌豆,怕惊醒了

豌豆公主粉绿色的爱之梦……

 

五十年后,近视兼昏花的了眼,看出了

秋风的手给枣子一一披挂上了红袈裟

我的童话城堡由杜甫的一根根茅草铺就

西河的水浊了,是我写诗的墨汁

然后干涸了,现在我的诗句全是泥沙

也不押韵,也不对仗,像云一般

我现在真的是王,独自为王

没有一名仆役,也没有一辆金马车

看到一只蜗牛新郎去迎娶豌豆公主

我志愿做了他的赶车人,扬鞭,嘚!驾!


诗评 | 王秀红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诗评 | 王秀红 :以诗为证——读弓车诗歌有感

【作者简介】

王秀红,笔名:微尘含笑。1968年生人,山东省聊城市诗人协会会员。喜欢诗歌和散文,有部分习作发表在《诗歌月刊》《星星散文诗》《中国诗歌》《山东文学》等刊物。曾在“华鲁杯”、“奉献杯”、征文中获一等奖。在“曹植杯”散文大赛中获二等奖,在“曹植杯”诗歌大赛中获得三等奖。

上一篇:歌词欣赏丨孙振春作品《未来 我来》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聊城市文联)

新文章

门文章